德国著作权法法典(世界上最重要的三部民法典)

域外法治 | 德国法 从隐私权保护看一般人格权的创设《德国民法典》于1896年公布,1900年1月1日生效。受19世纪名誉观念的影响,立法者认为,非财产上利益不能与金钱财产等量齐观,不能用金钱填补精神上的损害。因此,《德国民法典》第253条规定,对非财产上损害的金钱赔偿,仅以法律有特别规定者为限,尤其拒绝对侮辱进行财产的填补。在《德国民法典》规定侵权行为的第823条中,列举的权利也不包括名誉。该条第1款内容为:因故意或过失,不法侵害他人之生命、身体、健康、自由、所有权或其他权利者,对受害人负赔偿损害之义务。由此可以看出,立法者采取单独列举的方式,规定了几种特别人格权,但没有对人格权作一般性的规定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对私领域或个人秘密的保护受到阻碍。根据当时的法院判决,只能通过著作权来保护私人信件不被公开。

1954年,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著名的“读者投书案”中,从《德国基本法》第1条及第2条中推导、创设出了民法上的一般人格权。

该案中,被告出版社在其发行的杂志上撰文批评原告,原告委托律师致函要求更正。但被告断章取义,删除了这封信中的若干关键文字,仅保留了部分内容,而且将其发表在“读者来信”栏目。原告遂以被告侵害人格权为由起诉,要求被告刊登更正启事,表明该信件系律师函,而非“读者投书”。

虽然案件仅涉及被告对信件性质和内容的不实表述,但德国联邦最高法院由此在其判决中创设了一般人格权,并指出,私人信件不被公开受该权利保护,不再依赖著作权保护信件隐私。该判决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,笔者简要摘译其相关内容如下:

“任何用于表达思想的语言文字——即使该表达形式尚不足受著作权保护——都是作者人格权流露于外的结果。据此,原则上只有作者本人有权决定,是否以及以何种形式公开其写下的内容。”

同时,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该判决中提出了“秘密领域”的概念,指出“未经同意的公开构成对秘密领域的侵犯”。依据该判决,一般人格权成为《德国民法典》第823条所规定的“其他权利”。三年后,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另一则判决中巩固强化了对隐私的保护,认为“保护秘密领域的人格权”具有普遍性的效力。

1958年,在著名的“骑手案”中,被告某药厂未经原告骑手允许,擅自使用该骑手赛马的照片作为广告宣传画。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被告给予原告精神损害赔偿,同时在判决理由中明确指出,“对个人生活领域自我决定的自由”是一种一般人格权。

由上可知,《德国民法典》中并未特别规定关于隐私的权利,隐私是通过一般人格权加以保护的。但是,一般人格权作为从人格尊严和人格自由发展中推导出的权利,其保护范围并不止于隐私,而是广泛涵盖了以下各方面:

1.不被打扰的权利。包括私人空间不被窥视、侵入,私生活事务不被公之于众或公开讨论。此外,使用或制作个人DNA信息也被视为对个人领域的侵犯。

2.决定如何在公众面前呈现自我的权利。即个人有权自主决定是否、如何以及在多大范围内使公众了解其生活。这方面的保护内容很大程度上被后来发展出的信息自主权所覆盖。

3.肖像权。《德国民法典》中未对肖像权进行规定,而是通过1907年的《艺术及摄影作品著作权法》加以保护。但是,该法仅针对照片的公开和传播,不包括照片的拍摄过程。如果权利人想要禁止他人拍摄其肖像,仍需诉诸一般人格权。

4.对自己言语的权利。包括所说的话不被他人窃听、窃录,自主决定是否以及由何人播放对其言语的录音,以保护权利人可以在私领域范围内进行自由谈话。不属于私领域的谈话不在保护之列,比如提供客观信息的职务上的通话记录。此外,将非本人所说的言论强加于人的,比如虚构采访等,也在此种权利的保护范围之内。

5.姓名权。《德国民法典》第12条对姓名权有明文规定,但在以第823条作为请求权基础、主张侵权损害赔偿的时候,姓名权仍属于该条中所称的“其他权利”。

6.名誉权。具体包括两方面,其一是基于人的尊严而产生的内在荣誉感,或者说是人对自己的尊重,这种尊重不因人与人的区别而受影响,也不因权利主体犯下恶行而被削减;其二是权利主体从社会中获得的名声。

7.信息自主权。即保护个人数据不被无限制地搜集、储存、利用和传播,防止人在技术发展的背景下沦为纯粹的信息处理的客体。

8.对不同个人领域的保护。根据领域理论,将个人受保护的范围以同心圆的形式划分为若干领域。其中,最内部、最核心的部分被称为私密领域。该领域涉及个人内在思想、情感、隐秘疾病等,受到最高程度的保护,往外依次为私人领域、社会领域、公共领域,受保护的程度依次递减。但是,与其说各领域之间的界限无法精确化,毋宁说只存在观念上的划分。该理论的主要意义在于,当隐私保护与言论自由进行利益衡量时,可以有一个大概的价值判断规则,越靠近同心圆核心的领域,在利益衡量中的权重越大。

关于人格权上的财产利益,在1986年的NENA案中,歌星NENA将关于其肖像、姓名及其他人格权的市场销售权利独家许可给原告使用。被告未经允许,销售印有NENA照片的产品。原告遂向法院起诉,要求被告支付相当于合理许可费的金额。德国联邦最高法院认为,原告通过独家许可协议获得了一种具有经济利益归属的财产地位,被告无合法事由获取应当归属于原告的经济利益,构成权益侵害型不当得利,据此判决原告胜诉。但该判决中,并未明确认可人格权或人格权中的一部分具有可转让性。至1999年,德国联邦最高法院终于明确认定人格权中存在财产组成部分,该财产部分可以转让、继承。

本期封面及目录

域外法治 | 德国法 从隐私权保护看一般人格权的创设域外法治 | 德国法 从隐私权保护看一般人格权的创设域外法治 | 德国法 从隐私权保护看一般人格权的创设域外法治 | 德国法 从隐私权保护看一般人格权的创设

原创文章,作者:军哥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mimsac.com/one/1895.html

mimsac挑商标所有文章资讯、展示的图片素材等内容均为注册用户上传(部分报媒/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),仅供学习参考。用户通过本站上传、发布的任何内容的知识产权归属用户或原始著作权人所有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qinqingchuang@mozheanquan.com 反馈 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